浪的几日是几日

三分钟热度写文,入坑需谨慎。

当北堂墨染来到陈情令 第六章

      女孩看到自己竟然失手了,毫不犹豫的大声叫道:“非礼啊!”

       此言一出,北堂墨染当即松开了她,脸色变了又变,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  来不及多解释什么,便见那女孩捞走钱袋,持杖便跑。

       不过,没跑两步就被晓星尘单手擒住后领提了回来“不要跑这么快,再撞到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 他的言语动作,都温柔又小心,看的北堂墨染直扶额,这可是会叫“非礼”的小偷!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正在这时,街角匆匆拐出来一个中年男子。他骂骂咧咧地走过来:“小贱人,逮着你了,把我的钱还过来!”

      北堂墨染本不欲多事,但没成想,中年男子骂着不解气,竟是一巴掌朝女孩脸上扇来。

      看到此处,不由得大皱眉头,伸手抓住那人的手臂,让其不得往前半步,道:“取走你的钱便是,不要做太过!”

      女孩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巴掌,悄然睁开一只眼,看到的便是这一幕。那穷縗鬼的一条手臂被背琴的哥哥抓着,不能再前进半分。而另一扬起的手掌也被那道长哥哥看似轻巧地托着。

      晓星尘道:“阁下稍安勿躁。这样对一个小姑娘,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  中年男人看着俩人,面色一紧,心中虽犯怵,但还是不甘心。欲开口痛骂两人,但终是被北堂墨染不言自威的气势所摄,只得转过头对着另一人,“你这半路杀出来的瞎子,枉作什么英雄好汉!这小野贱人是你相好啊?你可知她是个贼!她扒我的钱袋,你护着她,你也是贼!”

      “嘴里放干净点。”北堂墨染双目微凝,眼中闪过一丝冷色。

       “啊,啊疼疼,松开!”中年男子感觉自己的胳膊要断了,瞬间惨叫道:“好汉,好汉,我有眼不识泰山,您高抬贵手,高抬贵手!”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甩开他的胳膊,道:“再有下次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不会了,不会了”中年男子连忙摇头道。

       晓星尘听到动静便也送开了手,对着女孩道:“把钱还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   女孩连忙从怀里掏出那一点小钱递了过去,中年男人接过,捂着还有些发麻的胳膊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  晓星尘道:“你胆子太大了。看不见,竟然还敢偷东西。”

      女孩一蹦三尺高:“他摸我!掐我屁股,掐得可疼了,我收他点钱怎么了。那么大一个袋子就装了那么点,也好意思凶巴巴地要打人,穷縗鬼!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北堂墨染见状摇了摇头,女孩扫过来,眼前一亮,持杖靠近,“哥哥,你很厉害啊!我叫阿菁,你叫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 “刚刚谁叫非礼来着?再来一次我可承受不住。”北堂墨染轻挑了下眉,直接用琴抵着她,不让她靠近半分。

      “我这不是,这不是。”阿菁一跺脚。“钱袋还你们!”扔了钱袋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   “她?”晓星尘听着远去的脚步声,出声道。

       “无事,我们走吧。”北堂墨染捡起地上的钱袋递了过去,“这个收好。”

       俩人在这条街上,买了一些糕点,便打算回义城,只是这途中一直吊着一个小尾巴。

      “姑娘,你跟着我们作甚?”北堂墨染出声道。

      “我就是个瞎子,如何跟着你们?”阿菁嘟着嘴道。

       晓星尘拉了拉他的衣袖道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  闻言,北堂墨染干咳了一声,转身,继续走路。

      “喂,前面的小哥哥们,你们是做什么的啊?”  “小哥哥……”  “喂……” 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听着着阿菁小姑娘的一路念叨,饶是北堂墨染的定力也不由的抽搐了一下嘴角,“阿菁姑娘,能否别再念叨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嘴长我身上,我就要念叨。”撅着嘴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可爱,不过说出来的话就……

       原来哥哥记得我的名字!阿菁心里一阵很欢喜,嘴里嘀咕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北堂墨染满头黑线,无力辩驳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!”一声尖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转头道:“又怎么了!”

        阿箐道:“哎,没什么,脚崴了一下。”她惊叫其实是因为刚才随眼一扫,看到了一个黑色人影,躺在丛生的杂草里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   不过,在她看来,不管生死,定是个麻烦就对了,还是别让他们发现了,不由催促道:“走吧走吧,到前面个什么城去歇脚,我累死啦!”

       “脚都崴了还快什么?”北堂墨染看着这活泼过头的姑娘无奈道,“要不要我背你?不过你可别喊非礼!我可是好心!”

        阿箐喜出望外,竹竿打得砰砰响:“要要要!哥哥,你终于理我了!刚刚我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    “要不我来吧,你的伤没事吗?”晓星尘一脸担忧道。

       “没事的,她能有多重。”笑着取下琴,把背转向阿菁,单膝跪地。阿箐见状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 “以后不要再行偷窃之事了!”北堂墨染严肃道。

       “跟着哥哥与道长自然不会呀!”阿菁在他的背上晃荡的双腿,理所当然道。

       晓星尘莞尔一笑,“鬼灵精怪!”忽然凝神道:“有血腥气。”

      北堂墨染鼻子里也闻到了若有若无的一股淡淡血腥味道,但夜风吹拂,时弱时现。仔细观察一阵,便看到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在草丛中,放下阿菁,踏入草丛,在那人身边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  阿箐见还是被他们发现了,跺了跺脚,装着一路摸索过去,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在给那人把脉,道:“有个人躺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 阿箐道:“怪不得这么大血腥味。他是不是死了呀?我们要不要挖个坑把他埋了?”死人当然比活人的麻烦少一点,所以阿箐迫不及待地盼着这个人死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如何?”晓星尘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受了很重的伤,若是不治疗……”北堂墨染道。

      晓星尘略一思索,便轻手轻脚地把地上那人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阿箐见状撅起了嘴,竹竿在地上猛戳几个深洞,大麻烦!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见她这般作态,暗中发笑,一边摇头做叹息状:“看姑娘如此精神,想来脚也是没问题了!继续赶路吧!”

       “哼,欺负我!”阿菁咬牙转身,只见一个身影蹲在他面前,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。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见阿菁一直没动静,只当她看不见,不由出声提醒道,“还不上来!”

       阿菁这才反应过来,顿时展颜而笑,“哥哥真好!”

      两人回到路上,沿着道追上晓星尘。不知走了多久,终于见到了义城的石碑。

   

评论(12)

热度(1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