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的几日是几日

三分钟热度写文,入坑需谨慎。

陈情令之花满楼 第四十五章

      此时已是傍晚,阵阵微风拂过,侧面山坡的杂草与树上的枝叶正在微微摇晃。


      沙沙~~


      花满楼似有所感,转身笑道:“寻回来了?”似是为了应证他的话般,很快魏婴与江澄的脑袋从一侧钻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 “当然!”魏婴嘴角一咧,嘿然笑着。两人在河边运用灵力摸索了好一阵,一直未曾找到,之后江澄仗着水性好,潜入水底深处这才寻到此剑。


      举起这把失而复得的剑,眼珠一转,看着略显狼狈的江澄,道:“这次多亏了江澄,不然哥的剑就……”     


      江澄闻言涨红了脸,捏着微湿衣角的动作一僵,尴尬的扫了眼魏婴,此事本就因他而起,又如何能说……几次欲言又止,“…当初要不是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 花满楼伸手揉了揉他的头,打断了他的未尽之言,柔声道:“多谢阿澄!”紧接着运起灵力烘干了他的头发与衣物。


      感受着头上轻柔的动作,江澄忍不住蹭了一下,莫地僵住,我在干什么!!发现俩人好似并未注意,松了口气,只是微微红了的耳尖却是遮不住。


      而魏婴呢,在花满楼将手放在江澄头上那刻就一直观察着,怎会没注意他的动作?一想到此,就差喷笑出声,只是顾及着江澄傲娇的性子,死死憋住罢了。若是平日他定是要狠狠嘲笑他一番,这次便算了……


      运起灵力,学着花满楼的样子,以自身衣袖试验了一番,片刻后,摸着手里干了的衣袖,忍不住的感慨:我果真是天才!


      “阿婴,是否需要我为你烘干?”花满楼嘴角轻扬。


       “嘿嘿,要的,要的。”稍稍走近后,主动拿起他的手,放于自己头顶,蹭了蹭,自家哥哥怕什么!


       随着魏婴的动作某人脸一绿,狐疑的盯着他半晌,见实在是看不出什么东西,只得将这种感觉抛到脑后,然后问起了蛇怪之事。

  

   半晌后,他有些犹豫,“我总觉得哪里奇怪,但又说不上来。”

   

   花满楼心中闪过一丝诧异,听江澄的语气,似乎对人蛇之事有些怀疑。不过此事牵扯甚多,暂时还是不要告知他们了。随即笑着安抚道:“此事阿澄不必担心,我与江叔叔已有成算。”


      魏婴低声问道:“哥,你与江叔叔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
   花满楼并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,只是站在一旁笑而不语。魏婴无奈,看样子哥哥是不算让他们知道了,是有什么危险吗?还是?看了一眼江澄,停止了无端的猜测,转移话题道:“哥,江叔叔呢?”


       “瑞阳醒了,江叔叔正忙于照顾他,现在应在前面等我们。”花满楼道。


       “瑞阳?瑞阳是谁?”江澄与魏婴均是一脸疑惑。


       “他醒来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,江瑞阳是那男孩现在的名字。”花满楼面向江澄道,“江叔叔打算收留他,日后他便是你的六师弟。”


       江澄怔然,整理衣袖的手指微微一僵,眼眸中飞起了一抹复杂情绪,却又转瞬即逝。“不记得也好,我……算了,我会照顾六师弟的!”村民们真的是被吃了吗?那些长着人头的怪物再加上那小孩,不,六师弟脖子处的刀伤……那些怪物从何而来?


         。。。。。


       数月后,莲花坞内,一个五六岁男童身着江氏校服,疾步在莲花坞内,四下观望,终是寻到一处能藏人的假石,躲了进去,叫道:“魏哥哥,我藏好了!”


       这少年正是失忆的瑞阳,现在是莲花坞所有人的六师弟,而此刻魏婴带着他与江澄一行人玩着捉迷藏的游戏。


       “好嘞!我来抓你了!”魏婴的声音从某个角落里响了起來。


      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玩这种弱智游戏?江澄语。


       不是你想要逗他开心吗?玩我最拿手了!魏婴语。


       ……


      “为什么魏哥哥总是能抓到我!”再次被抓到的瑞阳好奇道。


      还不是因为你太笨,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,只是搓着下巴道:“当然是因为你魏哥哥聪明绝顶啦!”


       “哦”


       江澄终于忍不住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,道:“魏婴,你太不要脸了!”


      “就是就是,欺负我们六师弟,大家揍他!”听到少年们的话后,瑞阳发出一阵阵欢快稚嫩的笑声。


       望了望那些个吵吵闹闹的少年们,江枫眠嘴角勾起,对着一旁道:“瑞阳性子倒是变得活泼了许多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温氏当道还有心玩闹,是嫌命太长!”虞紫鸳负手站在一旁,漆黑如墨的眸子扫了江枫眠一眼。


       “但他们还是孩子,所知甚少,身上没有多大的恩情仇恨,更没见过多少腥风血雨,而且不是还有我们吗?”


       闻言,狭长的凤眸一挑,似笑非笑。“你我能护他们一时,却不能护他们一世,最终能如何?还不是得靠他们自己! ”我又何尝不知你的想法?可如今……看江枫眠未曾作答,虞紫鸢对一旁的金珠使了个眼色。金珠赶紧上前唤来了打闹的少年,而其他人则在她的眼神适意下,飞速离去,最小的瑞阳也被她抱了下去。


      直视着在她眼神扫过后便齐齐低下头的俩人,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:“有闲暇之时就好好修炼,江澄,你是他们的师兄,就这样给他们做榜样?日后江家如何交予你?”扫了眼魏婴,“还有你,你是如何说的?护着花满楼?你拿什么护?就你这点修为?别忘了,他不比你大多少!”想到为莲花坞设了二重禁制,如今还在修养的花满楼,一阵心疼,与其担心他们,不如担心他。他们难道不一样?


      “三娘!”江枫眠无奈道。他又何尝不知三娘的担心,只是……看着低下头尽显落寞的少年们一阵头疼,在同等情况下,能轻松点为何不呢?


      “还不加紧修炼!”


      “是!阿娘” “是,江夫人”少年们行礼,应声离开。


      他看着俩人匆忙离去的背影,想到七童曾无意提起的,一世安乐……如今这,江枫眠轻叹一声。


     “你为他们准备的灵剑何时给他们?”


      “再过几日吧。”


       ……


      “好啦,别伤心了,你娘也是担心我们罢了!”魏婴看远离了江夫人的视线,不由拍了拍身旁略显黯然的江澄,以示安慰。


       “你不在意吗?我娘那样说你。”江澄眉头深锁。


       “有什么好在意的?而且我现在确实不如我哥,不过日后,嘿嘿!修炼这种事急不来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你倒是淡定。”江澄没好气道,想想今日六师弟的样子,倒并不觉后悔,嗯,最多将缺的时间补回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魏婴嘿嘿笑笑,修炼这种事,终归一看天赋,二才看勤奋,“勤能补拙”那种话,是安慰那些蠢材的。


      若是江澄知道他这一想法……


评论(9)

热度(1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