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的几日是几日

三分钟热度写文,入坑需谨慎。

当北堂墨染来到陈情令 第五章

      清晨,第一缕阳光穿过密林的缝隙,徐徐落下。北堂墨染不适的遮住双眼,半梦半醒间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。微微侧脸便发现了……

  

       “醒了?”晓星尘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 近在咫尺的声音让北堂墨染愣了片刻,猛然直起身,身上的白色外袍滑落。

       “抱歉,我…你如何?可有不适?”北堂墨染身形一滞,面色不自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 昨日不知何时睡着,竟还倚在星尘的肩膀上,这让北堂墨染稍显尴尬。捡起地上的白色外袍,轻拍递出。

       “无事。”晓星尘起身左手接过外袍,笑了笑,“我们走吧。”灵力悄然运转,散去右肩的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跟着晓星尘来到一处村庄内,草屋零零散散的坐落在这个地方,七拐八拐的走了好一会儿,才走到一家半新不旧的砖瓦房前停下。

       “到了”晓星尘笑着上前,拍门唤道:“村长,村长。”

       吱呀一声,门被拉开,一名中年的肥胖妇人一脸刻薄道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   “夫人有礼,在下为除祟之事而来,之前接下村长的任务,特来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家那口子旧病复发,如今……”妇人一听脸色一变,大声道。

       这时一阵咳嗽的声音传来,妇人赶紧扭身跑进去:“他爹,你怎么样,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  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  北堂墨染与晓星尘对视一眼,跟着走进去,房间内一个中年的男人正半躺在床上,只是这红润的脸上怎么也看不出是生病了。

      只是晓星尘却是看不见,听是到咳嗽声便走上前,温声道:“我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 没想到还未接近便被肥胖妇人拦下,“不用了,已经请过大夫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多谢道长,我这是旧疾了,早就不指望痊愈,能活一天就是一天的福气。这位仙长是?”中年男人看着北堂墨染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在下是这位道长的朋友,并不是玄门中人”北堂墨染温声道。

       “那就好,那就好”中年男人拍着胸脯低估道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晓星尘点了点头,道:“方圆数十里走尸已除,村长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中年男人眼前一亮,瞬间从床上坐起,扫到北堂墨染,又病歪歪的倒了下去,咳嗽道:“抱歉,我太激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无事”晓星尘道。北堂墨染则是看了俩人一眼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   中年男人对着俩人一阵打量,看似为难道:“不过……说好的钱财我可能拿不出了,若不是我这婆娘,也不会,唉!”

       “呜~你这个没良心的,钱都给你治病了,若不是我,你早不知道去哪了~”肥胖妇人接到他扫来的视线,立刻哭诉道。

       “不必了,除祟之事本就我辈之责,无需介怀。”晓星尘有些无措道。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则是一脸微妙的看着这一唱一和的夫妻俩。

        中年男人似是注意到北堂墨染似笑非笑地的神情,一瞬间的僵住,被妇人掐了一把才又道:“我…我”突然从怀中掏出一钱袋,道:“道长,这钱您拿去,啊”腰间猛然被拧了一圈,冷汗直流,“虽然少了点,但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!”

       “哼!”肥胖妇人哼声道:“你这病还要不要看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你住嘴!”

       “真的不用了,此番事了,我们这便离去。告辞!”晓星尘急忙道。

      听了晓星尘的言语,北堂墨染迟疑了一番,偏头看了眼他,不由的在心中轻声叹了一口,无奈的摇了摇头,终是将未出口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 中年男人看着俩人离去的背影,一阵叹息,陡然耳朵被揪住,“啊啊,他娘,你这是做什么!快快松手”

      “好你个老高!不是说好不给那瞎子钱吗!你刚刚是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  “还不是他旁边有个不瞎的!刚刚你怎么没提醒我!”

      “我,这?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俩人走在回义城的路上,北堂墨染摸了摸怀中之物,突然开口道:“星尘,这附近可有当铺 ?”

       “当铺?我倒是知道一处。”晓星尘思索了一阵。

       “可否现在带我去。”北堂墨染笑着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”

       一个时辰后,北堂墨染看着这门庭冷清,无人问津的当铺,犹豫了一阵,终是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 “哟,客官,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?”只见一中年人迎了上来,热情道。

      “我想典当这个。”说罢掏出怀中的簪子,“不知这可典当几何?”

      中年人接过簪子观察了一番,“公子是要活当,还是死当?”

      “有何区别?”北堂墨染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公子若是死当,我出三十两。”陈掌柜呵呵笑道:“若是活当,那我只能给公子十两,且日后公子想要赎回这簪子,还得给我每月十钱的利息。”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沉吟了会儿,道:“死当吧!”随后看着地上随意摆放的一架古琴问道:“这琴可卖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把吗?这把破损还未修缮好,里屋倒是有不少好琴,若您需要……”掌柜笑着道。

      “不用,就这把。”北堂墨染笑着打断道。

      “行,我也不坑您,这把我扣您三十钱。不过,您回去可能得好好修缮一番,至于能不能用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只是一个眼神,北堂墨染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  “多谢!”若不是缺个由头,这琴的钱他都不想花,想到刚刚那对男女的情形一阵头疼,这段时日晓星尘外出怕是一直如此,果真是人善被人欺!

       “剩下的钱,您点点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,我信掌柜。”拿着剩余的银两,北堂墨染背着琴走了出去,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晓星尘唤道:“星尘,过来帮我个忙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这掌柜找的零钱我这没处放,你帮我保管吧!”

       “好,墨染,为何不去琴行买琴?而在这当铺?”晓星尘不解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因为在当铺,多是转手的琴,比起琴行的会便宜许多!”北堂墨染信口胡诌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原来如此!”晓星尘恍然大悟,银子收好,继续道,“接下来我们去哪?”

       “这个点义城内许是没有吃食了,我们在此买些现成的回去吧。”北堂墨染温声道。

       “财不外露啊,傻瓜们!”此时俩人不知,一白瞳女孩从他们露出银子那刻便盯着他们。一脸狡黠道:“这才是真肥羊,刚刚那个真晦气。”

       看着俩人准备走人,连忙往那名蒙眼道长身上撞去,“哎呀”地叫道:“对不住、对不住!我看不见,对不住!”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一手扶住一个,道:“没事吧!”

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”,晓星尘回过头对着女孩道:“姑娘你也看不见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白眼女孩似乎呆了一下,这才道:“是、是啊!”

       晓星尘道:“那你慢些,不要走这么快。再撞到人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 他只字不提自己也看不见,牵着她走到路边,道:“这边走。人比较少。”

      北堂墨染看着他的动作笑着摇了摇头跟上。忽然扫到那女孩竟然准备偷拿晓星尘的钱袋,一把抓住,道:“你?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
评论(9)

热度(1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