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的几日是几日

三分钟热度写文,入坑需谨慎。

陈情令之花满楼 第四十六章

      时间在打坐调息中缓缓流逝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股熟悉的味道传来,似是……莲藕排骨汤?厌离吗?

      睁开双眼,案前传来的平缓呼吸声告诉花满楼,她已陷入熟睡,弯了弯嘴角,取过一旁的外袍,悄声走过去,为其披上。

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夜色逐渐降临,房内也不知不觉的黯淡下来,花满楼正犹豫要不要唤醒她,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与推门声打断了他的动作,“哥,我……”花满楼伸出去的手一顿,忽然间,他发现气氛,似乎是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 “阿婴?”花满楼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” 原本熟睡的女子悠然转醒,缓缓睁开双眼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   目光不经意瞥见站在她旁边的一个黑影,“哎呀”江厌离一阵惊呼声,慌忙后退。

       魏婴瞬间忘了脑中不合时宜的想法,惊道:“厌离姐!”

      “你没事吧?”扶着差点摔倒的她,花满楼脸上带着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  “七童?阿婴?”待细细看清,江厌离才暗暗松了口气,对了,我给七童送莲藕排骨汤的,天黑了吗?遭了!汤!摸着手边已经毫无温度的瓦罐,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  “抱歉,我忘点灯了,你可还好?”随着魏婴点灯的动作,花满楼陡然反应过来,他竟然忘了此事。

      “我没事,倒是七童你?”

      花满楼松开手,温声道:“只是灵力消耗过度,现已恢复,无需担忧。”

       魏婴站在几步之外没有上前去打扰两人的对话,只是站在那,目光紧紧的落在花满楼身上,见他气色还算不错,暗自松了口气,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 江厌离则在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后点点头,“没事就好。”又瞥到摆放在案上的瓦罐,低声呢喃,“凉了啊!”

      花满楼当然能听见江厌离的呢喃声,摇头笑道:“并未,莲藕排骨汤我都喝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喝了?江厌离闻言一阵错愕,端起瓦罐看了一眼,果真是空了。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愉悦的笑容,“喝了便好,我还以为凉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  听到这魏婴笑嘻嘻地打岔道:“厌离姐,阿婴也要喝!”

      “好,好,阿婴也有份,厨房里温着呢。”江厌离看着突然凑到她身前的魏婴,忍不住点了点他的额头,笑着道。

      花满楼摇摇头,唇边挂着和煦的笑,如春风化水,那温暖的感觉在这灯光下一点一滴渗入人心。

    魏婴左看看右看看,一个细心温柔,一个体贴入微,人生圆满了!若是能成为嫂……咳咳,不行厌离姐定亲了,可若是互相喜欢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 看着魏婴心事重重的模样,江厌离忍不住问道:“阿婴这是怎么了?今日阿娘是不是又说你了?你不要介意,阿娘就是这性子。”

       魏婴摸了两下鼻子,嘿嘿一笑,道:“厌离姐,我知道的,江夫人只是希望我与江澄不要因为玩乐耽误修炼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阿婴。”听到花满楼唤他,连忙挽了他的胳膊,竖起三根手指道:“哥,你放心,保证没耽误修炼!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我知道,可还习惯?”花满楼摸了摸他的头,温声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当然!”魏婴应道,“对了,哥,我这几日研究出一种符箓。”想到此次研发成果,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光。

       “哦?”花满楼饶有兴趣地笑道。

       魏婴眼珠子贼溜溜的转着,忽而在他们手腕上系了一根红色灵线,“此名一线牵,只要在特定范围内都可以感知系着的另一方的具体位置,若是我不主动解开它,便会一直维持着。具体范围我还没试,本打算和江澄试的,可是他不愿意,所以,嗯!”说罢一脸期待的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   “所以你就打算让我们帮你试?”花满楼感受着手腕上的一线牵笑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嗯,嗯嗯。”点头的某人。

       “好啊!”一直想要帮忙却帮不上忙的江厌离瞬间应声道。

       “那我就当你们应下了啊!”

       两人都为想其中的深意,只当是一次试验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第二日两人便试了所谓的一线牵,发现这东西只在三百米内有效,除了可以感知外,还可以将一方拉扯到另一方的身边,若是运用得当,范围再广些倒也不失为一种中阶符箓。

       “魏婴!”远处江澄急匆匆走来,“阿爹找你!”

        “阿姐,七童哥。”江澄虽有些疑惑两人再此,却并未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江叔叔找我做什么?”魏婴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知,反正去了就知道了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 魏婴点点头,转身对着花满楼他们道:“哥,厌离姐我先去了,你们再试试,有什么建议、缺点之类的等我回来再告知我,我好改进改进。”未等应声便随着江澄跑远了,徒留两人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 “那我们继续吧~”江厌离笑着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不一会,魏婴与江澄两人就到了校场。“阿爹,我们来了!”  “江叔叔” 两人齐声唤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嗯”江枫眠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把仙剑道:“这是我专门为你们准备的,看可还喜欢?”

       “喜欢”两人异口同声的接过佩剑,喜滋滋的翻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名字的话你们自己想,随后告知我便可。”江枫眠伸手揉了揉两人的脑袋,笑着问道,“我打算三月后为你们同天办及冠礼,你们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 魏婴与江澄听到这话不由对视一眼,附和道:“听江叔叔的。” “我无所谓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便这样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22)

热度(2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