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的几日是几日

三分钟热度写文,入坑需谨慎。

当北堂墨染来到陈情令 第八章

      庭院内,北堂墨染朝着屋内看了一眼,眸底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色。阿菁则抱着竹竿,站在北堂墨染几步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  “唉!我就知道那人定不是什么好人,墨染哥哥也是这样认为的吧!”阿菁摇着头叹气,想在北堂墨染这得到认同。

      北堂墨染收回思绪,有些意外的看向一旁的盲眼姑娘,须臾笑道:“你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   “你别不信!我独自一人生活了那么多年,什么人没见过,他那样的我以往都是躲得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  看着她那急得直跳脚的样子,北堂墨染忍不住轻笑出声,道:“阿菁姑娘倒是心思通透!”

       “墨染哥哥叫我阿菁,姑娘什么的我听不惯!”顿了顿又补充道:“虽然我是个瞎子,但我的直觉,向来都是很准的!”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怔了怔,半天才低头叹息道:“若真是如此……”摇了摇头却又不再于此多说半句,只是道,“此事多说无益,日后自有分晓。阿菁姑……阿菁,你真的要跟着我们吗?我与星尘暂居此处,跟着我们怕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 阿菁闻言一静,瞥了眼庭院内随意摆放的棺材,“我没爹没娘没地方可去,住哪不是住,而且我知道的,墨染哥哥和道长哥哥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咕咕” 肚子的叫声,打破了这片刻的沉静,阿菁脸上一红,“我吃的不多,咳咳,就一点,我也可以自己出去找,不麻烦的!”此时的阿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  她的一番话让北堂墨染哑然失笑,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,拆开纸包一角将其递过去,道:“吃吧,今日就只有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  阿菁直直看着手里的糕点,香甜的美味勾出肚里馋虫,想到他还在看着自己狠狠咽两口唾沫,“这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 “路上买的一些糕点。”

      阿菁挣扎片刻,最后轻轻地、小心翼翼地把纸包复原,生怕力气大了糕点碎了。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看着她的动作皱眉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,我不饿,哥哥你吃。”说罢便又递了回去,“说好的,食物我可以自己找,不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  看她这番模样便知道她在想什么,无奈道: “行了,我没有要赶你走,只是让你慎重考虑,毕竟我与星尘没有稳定之所,日后夜猎,更是凶吉难测,这样你也要跟着我们吗?”

       阿菁眨巴眼,只当听到前半句,“既然不是赶我走,那我就跟着哥哥。”讨好的拽着他的胳膊晃了晃,笑嘻嘻道:“哥哥去哪我去哪,就是睡棺材板我也不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吃吧。”   “嗯,哥哥也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 “墨染”一道声音响起,俩人皆是望去,只见一袭白衣的晓星尘站在门前微笑着面向他们。

       “道长哥哥!过来吃糕点,可好吃了!”阿菁很是高兴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 晓星尘笑着点点头,唤了一声算是打招呼。随后他对着北堂墨染道:“我帮他处理了伤口,暂且无事,不过得再修养一段时日。”

      北堂墨染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看着走过来的晓星尘,递了块糕点给他。见他接过后便不在出声。

      “我知你担心之事,不过以我的修为,没问题的。”笑眯眯地来到北堂墨染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不是还有墨染你吗!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 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 阿菁看着俩人的相处模式,顿觉有趣,内心深处甚至隐隐有些激动,至于为什么激动她也说不上来就是了。“道长哥哥,没想到啊,这么会说话~”

      轻咳了一声,转移话题道:“墨染,今日你的药还未换,我也为你处理下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好,先吃吧。”终于出声的北堂墨染让晓星尘松了口气,“你们也吃。”说完便将将糕点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   吃了手里的一块后,忽然想起屋里的那人,道:“我也去给他送点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啊?还要给他啊!”阿菁鼓了鼓腮帮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毕竟他是受伤之人,还是吃点东西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闻言抽了抽嘴角,屈指弹了下他的额头,“你这人,算了,我去吧,你先吃着。”正如菲菲所言的傻白甜吗?想到以往碰到的一些事,不由扶额,路漫漫其修远兮,看样子义城不能常驻……

       “好吧~”晓星尘笑着摸了摸额头,一边道,“那你去吧。” 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取了一部分糕点,走近屋内,便瞧见坐于棺材板上,打量着四周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哟,你怎么来了?还以为你不愿意见到我?”看见眼前之人,薛洋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   北堂墨染只是淡漠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将手上的糕点递过去,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   薛洋瞥了眼他手中的东西,痞笑着露出小虎牙,道:“有毒吗?”纯粹想寻晦气的某人。

       “一试便知。”北堂直接取了一块糕点细细品尝,“这块应是没毒,不过太甜了,有点腻味。”撇了他一眼,看他没反应又迅速取了一块:“这块嗯,和之前那块一个味。虽然不太符合我的口味,不过没毒。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在做什么。” 薛洋表情终于出现了一抹裂痕,他想过,他也许会咄咄逼人,也许会不理睬暗自生气,但没想到他直接上嘴吃上了?不是给我的吗?被追杀几天没吃的某人…

      “试毒。你的猜想不无道理,我帮你验证一番。”北堂墨染一本正经的点头,“虽然不符我的口味,不过看在星尘的面子上,我勉为其难的帮你多试几个,无需言谢。”   

       薛洋看着他准备继续下嘴,终是忍不住动了,一把抢过剩下来的,咬牙道:“不用试了,我觉得这些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真的没问题吗?我觉得我还可以多试几块?”摸了摸尚且有些饿的肚子,北堂墨染顿觉可惜,两人份的糕点四人分食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“道长哥哥,你和墨染哥哥是兄弟吗?”阿菁突然开口问道。 

       晓星尘微微一愣,随即摇头道:“为何这样问?我们是好友。”不过兄弟?好像很不错的样子!摸了摸下巴,似在认真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   “哦,只是觉得墨染哥哥像道长的哥哥般。”感觉比道长你可靠多了!后面那句阿菁没说出口,怕他恼羞。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评论(22)

热度(2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