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的几日是几日

三分钟热度写文,入坑需谨慎。

陈情令之花满楼 第四十四章

     “七童,禁制之事你有多大把握?”江枫眠温声问道。

     “十成把握,江叔叔放心。”花满楼露出一丝笑意,心里却是暗自叹息:到时这重禁制会隐藏在莲花坞原本的禁制之下,只有在第一重禁制破解时,才会显现出来…

      但愿不会有它显现的一天,若真到了那时,定是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。

      此番定要竭尽所能,这也是他目前所能做的,想到这花满楼露出坚定的神色。

      江枫眠怔了怔,目光不由落在了花满楼的身上,此番结盟,对温氏的危险程度有了更深的认知。他不敢保证,自己与三娘子会时时刻刻的待在莲花坞内,若是有了这二重禁制……

      思索片刻,终是点了点头,抬手抚了抚花满楼的发髻,道:“那就辛苦七童了,不过莲花坞颇大,禁制之事不可逞强。”

      随着他的动作,花满楼玉白的脸颊上慢慢浮现一丝薄红。

      江枫眠看着他不禁失笑,还是个孩子呢!

      “江叔叔?”随着江枫眠突然加速御剑转圈,忽上忽下的动作,花满楼一阵莫名。

      “咳咳,无事。”看阿婴、阿澄玩的这么开心,七童好像并无感觉……

      异变突生,一阵邪气冲天而来,花满楼示意:“江叔叔!”

      “我要降下了,七童小心点。”江枫眠一脸凝重道。

       两人来到一处村庄内,看着那笼罩着整个村庄的灰色之中,一个身影若隐若现,江枫眠瞳孔猛缩,道:“阿澄!”

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岐山,温若寒阴冷的看着跪于底下的人,哪怕是紧紧一道目光也让跪着的人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  “你说失败了?”陡然来到其身后,温若寒阴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 近在咫尺的话音让其哆嗦的更厉害了,“宗,宗主,原本好好的,谁知最后一个刚注入药物,那些蛇人陡然间都发了狂,完全不受控制,我们的人也是死伤惨重,不得已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那些尸体呢?”温若寒睥睨着脚下的人。

      “处理了,宗主放心,不会有……”人发现是我们温氏的手笔。

      话音未落,他的脖子就不受控制的落到了温若寒的手中。

      “宗…宗主…饶命!”看着温若寒毫不掩饰杀意的表情,顿时求饶道。

      “咔嚓”

      “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。”温若寒收起手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“七童,帮我照顾好阿澄!”说罢便将江澄抛了出来,独自面对人蛇。

      “阿澄?”怪物嘶吼声,伴随着隐隐约约的清心铃的声响,花满楼飞身接过。

      运起灵力为其疗伤,过了一会儿,江澄睁开眼,喃喃道:“七童哥哥,有怪物!长着人头的蛇怪!”突然想起来什么,睁大眼睛,指着一处道,“小孩!小孩还在那个屋子里面。”

      “哪里?具体方位?”花满楼一愣,追问道。

      “就那,就那”江澄焦急的指着那处还算完好的房屋。

      不得已,花满楼静下心来,慢慢感受着,右侧面百米处有着微弱的呼吸声,转头道:“那吗?”

      “对!”

      抱着江澄往那处疾驰而去,屋内,果然有一小孩躺在坑上,伴随着一丝血腥之气传来。

      江澄从花满楼怀中跳下,拍了拍小孩脸颊,叫道:“喂?喂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 “七童哥哥,你快看看,他全身发烫,脖颈处还受伤了!”江澄焦急的拉着花满楼道。

     小孩不安的颤抖着,呼吸急促。伸出手,不出意外的发烧了,不过不是因为伤口感染,而是中毒。

     手中散发着灵力的光芒,将小孩整个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 随着小孩慢慢降下体温,花满楼知道知道差不多此次治疗该结束了。

     “噗”

      在小孩吐出黑血后,花满楼便停止了输送灵力,从怀中取出一药丸为其服下,“他暂且无事,日后还需要调理一番。”好在没有蔓延全身,希望日后不要有什么后遗症。

     对了,阿婴呢?刚想开口便“看到”身后的某种邪气扫来,花满楼抱起江澄与小孩,错开飞离屋内,只见刚刚还算完好的房屋瞬间坍塌了,邪气贴着花满楼的身体擦过,在他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。

      “七童哥哥!”江澄看着蛇尾再次扫来,不由惊道。

      花满楼抱着俩人左闪右闪,来到一处暂且安全的地方,道:“阿澄,阿婴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 “阿婴?不好!”江澄一阵懊恼,他竟然将这事忘了!慌忙道:“他掉入一个洞内,七童哥哥,我们去救他!”

      事发突然,原本只是来这个村子碰碰运气,没想到人没碰着几个,蛇怪却是不少,活着的怕就这小孩了,本打算带他一起走,没想到蛇怪袭击……

      “在何处?剑呢?”为何不御剑?花满楼本想问,但一想到若是剑在身边定不会如此。

  

       “在……”江澄刚准备说,就被花满楼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。

       花满楼再次抱起俩人,躲过房屋坍塌落下的石块、土块,道:“这里不安全。”耳朵微微一动,带着他们来到村子后山处,布置了结界,强压内心的担忧,皱眉道:“阿澄你在此处照顾好他,不要出结界,我去帮江叔叔,稍后带我去找阿婴!”

       陡然知道父亲也在这里,江澄既是高兴又是忧心,道:“好!其他人呢?怎么未曾看到?”

      “江叔叔让他们先回莲花坞了,此处只余我们四人。”花满楼飞身而去……

      日轮西沉时,江澄看着好似安静下来的村子,一阵担忧,就在这时,远处树林传来“稀稀疏疏”的声音,好像有什么东西快速窜了过来,声音越来越近,江澄暗自戒备着……

       四目相对,“魏婴?”

       “江澄,原来你小子在这?让我好找啊!”魏婴戏耍了人蛇一番后,便震塌了那里,免得再有如他一般的倒霉蛋掉进去。

       之后原地苦等了半个时辰,却一直未等到江澄,只好寻着踪迹一路追了过来。“对了,你在这干嘛?他是谁啊?”目光扫视一圈,看着地上的结界与江澄怀里的小孩,一阵疑惑。

       “七童哥哥与我阿爹在前面村庄,那里有好多长着人头的蛇怪!”江澄道。

       魏婴听后一愣,猛然窜出,道:“那我去寻他们,你在这等着!”

       “喂……”望着越行越远的魏婴,江澄一阵焦躁,想出结界,又看了看手中的小孩,终还是安稳的盘坐与地。

      等魏婴到村庄时,便看到唯二两个站着的身影:“哥哥!江叔叔!”

       “阿婴?”花满楼听这声音,立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 “那些人蛇呢?如何了?哥哥有没有受伤?”魏婴对着花满楼上下其手,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 “无事,人蛇之事已告一段落,到是阿婴,听阿澄说你掉入洞内出不来?”花满楼看着魏婴还是一如既往的活泼,不由打趣道。

      魏婴顿觉委屈,“哥,你不知道,那坑里也有这人蛇,若不是它,哥你就见不到我了。”摆着手中的青玉,翘着嘴道。

      “无事就好,阿婴,此番回去我有好东西给你和阿澄!”江枫眠看着在与花满楼撒娇的魏婴,不由失笑道。

      魏婴从花满楼身上跳下来,“什么什么?江叔叔,是什么好东西?”

       江枫眠对着魏婴眨了眨眼睛,“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 “额”魏婴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啊?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
评论(14)

热度(77)